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新书_ 第66章 我想了十天十夜

时间:2021-04-07 19:09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七月新番小说新书 第66章 我想了十天十夜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我想了十天十夜,都想不通陛下为何要对匈奴开战。”

    列尉郡府内的案几后,是一张愁容满面的脸,距离王莽悍然对匈奴宣战已过去十日,张湛仍觉得此事不甚真实。

    现在人人都知道了,二征句町失败导致南中糜烂三郡皆反,西域都护李崇困守龟兹三年盼着朝廷解救,西海、金城也在诸羌躁动下危如累卵。

    加上国内叛乱此起彼伏,关东“盗贼”频繁举事,在这多事之秋,匈奴反而是最安静的一方。

    王莽却似乎嫌敌人不够多,诏令下后,朝野震惊。

    “大尹,下吏亦然,只怕再想六十年仍想不明白,或许是圣天子心思,吾等常人无法揣度吧。”

    第五伦也觉得糊涂,只好安慰自己:王莽做事,决不能以常理去衡量。

    这是他来到这时代一年多最大的领悟,口含天宪却又爱随性做事的王莽,举动总在意料之外,隔三差五就从常安寿成室放出几只黑天鹅,搅得天下不安。

    纵观古今,倒是某国大统领行事能得几分王莽风采。

    王莽绝不是说着玩玩,可打仗总得需要钱粮车马啊。兵法上说得好啊:凡用兵之法,驰车千驷,革车千乘,带甲十万,千里馈粮,则内外之费,宾客之用,胶漆之材,车甲之奉,日费千金,然后十万之师举矣。

    王莽号称要出师百万这自然是胡扯,但战争势在必行,只是国库空虚,钱哪来?

    这可难不倒王莽,这才几天,蹭蹭蹭三道诏令下达至郡中,犹如三板斧劈在张湛脑壳上,让他晕眩不已。

    “天子令公卿以下至郡县黄绶者,皆保养军马,多少各以秩为差。”

    张湛神情复杂地说道:“也就是说,我身为大尹,乃是二千石,要出马二十匹。”

    第五伦看了一眼腰上的黄绶带:“至于下吏,秩比三百石按三百算,须得出马三匹。”

    这是哪个鬼才想出来的点子?

    在王莽看来,黄绶官吏,起码是郡一级的曹掾,领着朝廷那么多俸禄,三五匹马肯定养得起。如今不过是委屈他们步行上班,马匹则贡献给国家。一个郡至少能征得上百匹马,军马问题迎刃而解。

    但是,凭什么?

    拿第五伦来说,他们家过去连同花色的两匹马都凑不出来,赴宴曾遭人嘲笑。开设产业后日子稍好过些,给家里新添了三四匹新马,这就要全交待出去了?

    这年头马匹很贵,价钱从万钱到上百万不等,就以最差劲的挽马驽马来算,三匹也意味着三万钱,相当于第五伦大半年工资——前提是俸禄能发全,这几乎不可能。

    王莽等于是要天下各级官吏,都捐一年总收入来支持一场本没有必要的战争。

    张湛忍不住唉声叹息,他一贯清廉,二十匹马,要逼得张郡尹含泪辞退门下所有私从属吏,掏空家中财帛了。

    就在这时,外头却来了一群官吏,拜在堂前。

    “张公!”

    第五伦和张湛出门一看,却是郡府中一众曹掾:功曹掾、五官掾、贼曹、决曹、左右兵曹等官吏,皆佩黄绶,身着官服。

    唯独拜在地上的文学掾罗某脱下冠服,双手中捧着那枚小小的印绶,满脸悲戚地说道:“下吏家中清贫,又要豢养妻儿,只能靠不足数的俸禄勉强维持生计,如今竟要捐马三匹,实在是凑不出,不得已只能辞官,还望郡君允之!”

    来郡里这么久,同事们各自为人如何,第五伦早就一清二楚,并记到小本本上。这位新来的文学掾罗某,属于少数在名单上能打√的人。

    他确实是极其稀少的清官,常服布被,蔬食瓦器,恪守着儒士的准则,却没料到朝廷来这么一出。

    同样有辞官意向的还有几位曹掾,他们多是被张湛亲自辟除来的君子,出门寒门。

    反倒是平日里手脚不干净的功曹、金曹等,却对此安之若素。他们已深韵权钱交易之道,去年的反腐都躲过去了,这回不就是出三匹马么?只要昧着良心,稍稍运作一番便能回本。

    滑稽的一幕出现了,捐马之事,竟逼得廉吏请辞,贪官则琢磨着将祸患转嫁到百姓身上甚至从中渔利,王莽这招反廉倡腐确实秀断腿。

    张湛颇为动容,含泪说都是他这大尹做得不称职,但这老好人也无可奈何,只能应允。

    各位请辞的曹掾前脚刚走,郡尹府大门又被人堵了,喧闹不已,嚷嚷着要见张子孝讨个说法。

    张湛只觉得头疼,又与第五伦出去一看,发现满目朱紫,不是民众,而是气势汹汹的本郡豪右……

    领头之人,正是当初在长平馆有过一面之缘的县豪樊筑。

    这位樊哙的后代,今天倒真有点鸿门宴上的气势,他瞋目瞪着张湛,头发上指,目眦尽裂,口中大喝。

    “张大尹,吾等听说,郡里竟要上公以下至地方豪右,但凡家有奴婢者,每个奴婢要缴纳税钱三千六百。真是亘古未闻之事,这天下,还有王法么?”

    ……

    列尉郡人口最炽盛处便是长陵、阳陵两地,汉朝时安置了大量开国功臣后代,虽然家道没落,但个顶个都是豪强:长陵有萧乡侯萧氏、樊氏为首的十一家;阳陵则有留侯张良的后代张氏等十二家。

    这些前朝遗老遗少的财富和土地,占了本郡泰半。

    而如今,王莽的第二板斧,不偏不倚,就砍到他们头上。

    地方的豪强、富农与有产之家豢养奴婢极其普遍,第五伦家都有七八个,作为家中私奴,需要晨起早扫,饮食洗涤,做各种杂务。田僮则要为主人下地耕作,奴婢的日子好不好,纯看遇上怎样的主人。

    其他豪右拥有奴婢更多,数十上百只是寻常,像邛成侯王元家,数量多达几百。

    第五伦估算,目前全国奴婢数量,起码占了总人口的十分之一!

    眼看樊筑情绪激动,只差上来揪着张湛讨个说法了,第五伦连忙劝下他们:“樊君,这确实就是王法……”

    “每个字,皆是朝廷颁布诏令,绝非郡府妄言,若樊君不信,大可派人去常安纳言府打听。”

    难怪萧乡侯家没来,想必是得知了内幕,知道回天乏术,樊筑愕然,只挣扎道:“过去怎么从未有这等法令?从我记事起,奴婢一直是各家财产,不计入户口,不必交税啊。”

    “前朝是前朝,今朝是今朝。”张湛毕竟是朝廷命官,板起脸呵斥道:“更何况,汉哀帝时,亦曾下达限奴令,诸侯王奴婢二百人,列侯、公主百人,关内侯、吏民三十人。本朝亦有王田私属令,然而豪右所挟奴婢却不减反增,惹怒了陛下,终有今日之事。”

    张湛仍是相信王莽的,在努力为他圆上此事。

    樊筑嘟囔道:“那怎么办,我家奴婢多达百数,难道真要交数十万税钱?”

    所谓百余人,已是隐匿后缩水的数字,但樊筑仍叫苦不迭。朝廷这是往豪强身上动刀割肉,而且谁知道会不会成为常态,若是年年上缴,可不得要了他们的命?

    樊筑心里暗暗算了一笔账:“小奴二人直钱三万,大奴大婢一人直钱二万。大奴大婢干活多,确实值得交钱,但小奴婢就不必了,不如……”

    一众豪强都是心狠手辣的主,民间贫农为节省一年几十文钱的口赋,甚至会做出溺婴之举,何况是这么大一笔数目?

    恐怕从下月起,豪强家的老弱病残奴婢,多会“病死”,亦或在冬日里遭无情驱逐。对无法自食其力的人来说,不能做奴隶,比做奴隶的生活更惨。

    第五伦连忙道:“诏令还说,若是不愿缴钱,也可将奴婢交给官府,成为官奴!”

    “这不是强取豪夺么!”樊筑再度愤慨起来,明白朝廷的真正目的,可这次,轮到他们变成抗议无效的鱼肉。

    天下除了私奴外,还有许多官奴,主要被分配到钟官、少府从事繁重的手工作业,还会被临时征发筑城、戍守。

    汉元帝时,少府、水衡都尉的官奴多达10万余人,西北各郡养马的官奴则有3万人。王莽时,更将10万多私铸钱的犯罪百姓贬为官奴,正是这群人,默默创造了皇庄皇田少府工坊的大量财富。

    这就是王莽打的好算盘:通过收取蓄奴税,获得大量钱帛,打仗开支便有了。

    若豪强们不舍得为奴隶交钱,就将他们交给国家,如此养马奴和作战时运粮往前线的民夫便都齐活了。

    一场大规模战争的物资经费,全靠众筹,也是没谁了。

    “也只能如此了。”

    樊筑等豪强再嚣张,也不敢在京畿地区和朝廷对着干,不甘心地散伙回家,但心中,遗老遗少们却不由思念起前朝来。

    曾经对汉家覆灭无动于衷的他们,此刻纷纷含着泪暗道:“还是大汉好啊,从高皇帝到孝成皇帝,待吾等祖先如亲人一般,从没对奴婢征过税!”

    ……

    “说好了买来新马,便给我骑一匹的,如今全没了。”

    再次离开郡城时,第五福看着前方拉车的两头老牛抱怨连连,第五伦让他将家中三匹马交付郡吏,看着亲养的马儿拱手送人,他心有不甘。

    第五伦靠在牛车上笑道:“不赶路时,我反而更喜欢牛车,拉得稳重,不似马车那般颠簸。”

    他已经换下了一身官服,改着常服出行,天下躁动,第五伦却难得松闲,从此以后,就不必为了上命公务赶时间了。

    牛车才进入临渠乡境内,也不知是谁看到传了出去,等他们抵达第五里附近时,便从几个里涌来了大批农夫,拦在第五伦车前,被太阳晒得酱赤的面孔满是悲愤和绝望。

    “宗主,还望宗主替吾等做主!”

    虽然第五伦从去年腊祭后就合七族为一宗,但各族的普通百姓,对他认可度却没那么高,多是有事时,这声“宗主”才叫得勤勉。

    第五伦让这群人里领头的大个子上前,却是第一氏的族人,一看就是好庄稼把式,名叫第一鸡鸣,大概是鸡鸣时分出生的。

    鸡鸣力气大声音也大:“宗主,早上来了郡吏,告知村里的里正,说是皇帝有诏,要对天下吏民征税,訾(zī)三十取一!相当于家家户户都得再交一次算赋,可是真的?”

    第五伦叹了口气,应道:“确有此事!”

    这就是王莽砍下的第三板斧了,前两项针对的是官吏、豪强,那这一击,则是针对在座所有人。不论阶层身份,都得乖乖将相当于家产三十分之一的粮食拿出来,为战争做贡献。

    第五伦证实此事后,百姓们顿时哗然,骂骂咧咧者有之,当场坐在地上痛哭流涕者有之。

    “缴纳算赋口赋已经贱卖了粮食,口粮所所剩无几,如今又要增收一道,这不是要吾等的命么?”

    “冬日里我家孩儿要饿肚子了。”

    “青黄不接时该怎么过?”

    除了第五里的众人靠借义钱缴赋还留着粮食外,其余各里贫民都挣扎在温饱线上,忽然增加的新税,让他们本就不富裕的家庭雪上加霜。

    倒是鸡鸣不慌,来拦第五伦车驾的主意就是他提的,自然想好了办法,遂又上前一步,大声道:“可宗主是户曹掾啊,管的就是赋税定訾!”

    “原来如此!”农夫们又燃起了希望。

    鸡鸣一挥手道:“宗主只用在薄册上轻轻一改,将吾等家訾改少些,便能让吾等省下许多口粮!对不对!”

    “对!求宗主救救吾等!”

    哪那么容易,第五伦摇摇头,在牛车上站立起来,对他们拱手道:“诸位昆父乡亲,我已不再管赋税定訾之事!”

    “什么?”

    第五伦张开双臂,露出了空空如也的腰间。

    “我已交还印绶,向大尹辞去了户曹掾之职!”

    ……

    PS:求推荐票。

    一切税天下吏民,訾三十取一,缣帛皆输长安。令公卿以下至郡县黄绶皆保养军马,多少各以秩为差;吏尽复以与民。——《汉书王莽传》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