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红楼春_ 第二百二十七章 来信

时间:2021-04-07 19:08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屋外风吹凉小说红楼春 第二百二十七章 来信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正月初十。

    扬州府,聚凤岛。

    新年的喧嚣还远未结束,扬州府的春天也迟迟未至。

    然而这座将将三百亩的聚凤岛,似乎与世隔绝一般,不知年为何物,近三千力夫,干的热火朝天。

    一艘艘拖拉着沙石和青石板的货船停靠在码头上,各色物料流水一般运下,又散开到岛上各处。

    齐筠穿一件银丝素锦孔雀纹大红羽缎披风,风骚的紧,对只穿了件轻裘披风的贾蔷道:“良臣,帮你拾掇这座小岛,齐家这次可是大出了血。为了赶工期,原本千余人的工匠,生生扩到近三千人。扬州府各家工匠,几乎都没过上个好年。还有各色铁匠、泥瓦匠、木匠、锁匠……岛上各处的锁都是特制的,关键地方的,非得集齐三把钥匙同时开启,才能打开房门。对了,你看那边,还有那边,那里……”

    齐筠又指了三面方向,道:“这三处,老爷子一声令下,你知道沉了多少破船?”

    贾蔷明白这是为了堵塞水道,以保安全之用,便笑问道:“沉了多少?”

    齐筠自己也觉得好笑,道:“整整二百条,扬州府的破旧大船,大半被沉在这周边了,还挂有破网,寻常船只根本进不来,便是极熟水性之人,也不敢轻涉此绝地。四面再多养一些训犬,必能万无一失。”

    说至此,齐筠再叹一声,道:“祖父大人多少年不理俗务,此次一出手,当真是大手笔啊!连幼犬和犬奴都为你寻好了……”

    贾蔷看着岛上一处处崭新的作坊,以及周遭一排排工人住处,以及平铺三马并行的青石板路,轻声笑道:“谢谢老爷子了,不过德昂兄你也不必这幅神情。你三叔差点要了我的命,看在齐老太爷的面上,我按下此事不提,就换了这么一座小岛。怎么,德昂兄是以为我的命不值这座小岛,还是觉得你三叔的命不值?对了,还忘问了,你三叔近来可好?这个年怕是不怎么好过吧?”

    齐筠苦笑不已,摇头道:“良臣,此事……家门不幸,还请你宽宥一二。我三叔……唉,回安徽祖地,同我父亲作伴去了。”

    贾蔷闻言,一笑了之,也不再提及此事,最后问道:“今日就能全部竣工?”

    齐筠点头道:“扩充了三倍人手,昼夜不停干了一个月余,今天是最后一天,必能彻底完工。另外,你让人打造的那些铁器铜器,还有缸、瓮、木架之流,也全部送进作坊里了。为了这些东西,徐仲鸾那小子年也没过好,跑了半个江南才筹备齐全。主要是年节里,各处门铺都不怎么开门。良臣,今日祖父本来是想亲自来的,不过近两日他身子骨不大舒坦,就没来成,嘱托我,将这座聚凤岛完完整整的交到你手里。也祝你栽下梧桐树,引得金凤来。”

    贾蔷笑着谢过后,又关心道:“老爷子身子骨可还硬朗?”

    齐筠笑道:“还好,就盼你什么时候再去做客。”

    贾蔷哈哈大笑道:“这话就不真诚了,扬州府有一家算一家,怕都在等着盐院衙门裁撤,我和先生赶紧回京。不用急,上元节后,我们就出发回京。想来德昂兄已经知道,头批人手已经动身上京了。”

    齐筠抽了抽嘴角,不好不承认,只能点头道:“家里也已经为我和三妹妹打点行囊了。”

    贾蔷笑了笑,话锋一转,道:“好了,今日就到此为止,明日正式接手这岛。你也别在这和我多耽搁了,回去多陪陪你祖父吧。这一走,齐家这边连同我这里,都要劳他老人家费神。我就不去了,劳德昂兄代我转告老爷子,我与齐家之间的情义,虽小有瑕疵,但总得来说,我对他老人家,佩服之至。也愿意与齐家,继续携手合作下去。这天地何其之广阔,可容得下千万个齐家,也可容得下千万个贾蔷。你我两家,合则两利,斗则两败。这个道理,请老爷子放心,我深以为然。只要齐家不再出现风波,我这边必不更变。”

    齐筠闻言,面色一肃,拱手道:“良臣放心,此言,我必带到。”

    ……

    盐院衙门。

    忠林堂。

    贾蔷进来时,林如海正在同贾琏说话。

    “还有四五天就要返京了,来时你和蔷哥儿一并来,走时自己回,不大像吧?”

    贾蔷还没见过林如海动过怒,即使面对贾琏这样混帐的忘八羔子,也是语气温和。

    贾琏自然也就不怎么怕了,笑道:“姑丈,我不是在金陵那边还有些事没忙完吗,也就几日的功夫,等忙完后,立刻[书趣阁 ]就回京,绝不多耽搁一天!”

    他见贾蔷进来,也只斜眼觑视了眼,没怎么搭理。

    贾琏算看出来了,贾蔷如今攀上了林如海的高枝儿,不过他并不嫉妒,反而觉得更好,有个长辈管教着,总比从前野狗似的跟谁都敢龇牙的好……

    却不想这个念头刚起,就听贾蔷冷冰冰道:“金陵的事没收尾?是秦淮河上的妓子没嫖够,还是你准备带上刘提督家的小妾一起私奔?你怎么到哪都这么多烂事?”

    贾琏闻言,眼珠子差点没瞪出来,指着贾蔷结巴道:“你……你……你……”

    看着贾蔷愈发凌厉的眼神,生性软弱的贾琏哪敢硬顶,只好转过头来对林如海告状道:“姑丈,你看看他,你看看他!我还是他的叔辈,天下可有这样同叔叔说话的侄儿?”

    林如海叹息一声,看着贾琏道:“琏儿,你们东府的珍哥儿没了,早些回去罢。”

    贾琏闻言一怔,一时没反应过来,喃喃道:“珍哥儿没了……”随即眼睛猛然圆睁,魂儿都唬掉大半,骇然的看着林如海失声叫道:“甚么?怎么可能?!不可能,绝不可能!”

    林如海摇了摇头,从一旁桌几上拿起一张信笺,推到贾琏面前,道:“都中来的信,年前已经出殡,得了恶疾暴毙没了。不止贾珍,还有他儿子贾蓉,也被贾珍打了个半死,瘫在床上。老太太来信,让蔷儿速回。你也跟着一起回吧……”

    贾琏拿着信笺看了一半,已是落下泪来,哭成了泪人。

    贾蔷在一旁见之,心里也没什么脾气了。

    这厮是坏人么?

    也不算。

    前世读红楼,贾家有些人情味儿的男丁,怕也就属这个混账了。

    可是做事太不讲究,脏的臭的各式别人老婆,只要能上手的他都不放过。

    欺软怕硬胸无大志,勉强守业也难。

    当然,这些只是贾琏自己的事,与他无关。

    只要贾琏不碍到他跟前,贾蔷也懒得理会这些事。

    见贾琏哭成这样,贾蔷与林如海微微摇头后,同贾琏道:“要不要一起回,你自己看着办。停灵要满七七四十九日,你迟两天回也不当紧。”

    贾琏抹了把眼泪,抬起头急道:“怎还要等四五日,今儿……明儿个走不成?”

    贾蔷皱眉道:“姑祖丈衙门里的事还要和两江总督衙门那边交割。”

    贾琏恼恨道:“那你呢?老太太信里的意思,是让你赶紧回去,过继过去。蓉儿废了,东府那边就是你了,你也要拖着?”

    信里贾母的确有此意,许也是怕贾蔷恋栈江南自在富豪,不愿回京,故而以饵诱之。

    “过继?”

    贾蔷冷笑一声,道:“我自有爹娘,何须再认他人?”

    “你……”

    贾琏目瞪口呆的看着贾蔷,有些不明白他到底什么意思。

    林如海摆手道:“琏儿且下去罢,准备准备,十六与我等一道出发便是。”

    贾琏还想说什么,不过看着林如海淡然的目光,一时间也说不出什么,只能悲戚离开。

    等贾琏走后,林如海看着贾蔷道:“果真无意承爵?”

    贾蔷摇头道:“姑祖丈,我怎样想,都以为承袭宁国爵,弊大于利。看着光鲜,实则尽是拖累,不如不受此爵!”

    林如海轻叹一声道:“怕没那样容易啊。”

    贾蔷也明白林如海的意思,若贾家自己能做主,贾母、贾赦之流绝无可能让他去继承宁国公府这样大的家业。

    所以,能有此意,只有一种可能,是宫里之意……

    而宫里为何会点他?

    毫无疑问,还是看中了他这位太上皇钦点“良臣”的名头,好去做刀,斩景初旧臣。

    可这把刀,又如何好做?

    做韩彬的刀,对付的不过是几个扬州盐商,富则富矣,背后的靠山也惊人,可有韩彬、林如海在,总还能勉强接得住。

    然做天子的刀,对付的又是何人?

    那是真正十死无生的结局。

    这些,贾蔷明白,林如海也明白。

    贾蔷没有什么难为情道:“还请姑祖丈指点,如何过此难关。”

    林如海思量片刻后,缓缓道:“我也没有太好的法子,不过……伯府以上的勋贵袭爵,是要考封的。”

    “考封?”

    贾蔷眼睛一亮,忙问道:“不知要考甚么?”

    林如海笑道:“骑射、步射,还有军策论。”

    贾蔷闻言,愈发高兴,道:“别说骑射,就是步射,我射一百支箭估计都中不了三两支。”

    林如海惋惜道:“若是天子有意大用你,这些都是小节。蔷儿,事已至此,只想逃避无用。大丈夫行事,岂可一味避难者?你又非孤身一人,有我在,还有,半山公,他于信中曾言,欠你一人情。这份人情,分量不浅。所以,只管放手施为就是。”

    贾蔷闻言满脸苦涩,摇头道:“姑祖丈,非我畏险惧难,只是筹谋了半年,都已经定好几年甚至十几年后的路数,谁知道……”

    杀贾珍杀的,有些弄巧成拙!

    不过,也不算弄巧成拙,谁能料到,贾珍临死前会废了贾蓉?

    若是贾蓉不死,那就皆大欢喜了。

    林如海见他如此,失声笑道:“蔷儿啊蔷儿,我原道你是孙行者,无所不能。你今年才多大点,就定好几年十几年后的路数了?天下大势瞬息万变,谁能知道将来怎样,你如何定?再者,即便如此,难道你忘了你写的那两句诗了?

    山阻石拦,大江毕竟东流去。

    雪压霜欺,梅花依旧向阳开!

    诗以言志,怎么,如今才遇到这么点难处,就气馁了?

    再者说,我瞧此事也未必全是坏事吧?”

    贾蔷闻言,苦笑两声后,也不辩解什么,长呼出口气后,眼神陡然凌厉道:“姑祖丈教训的是,我明白了,若果真推却不得,那就让狂风骤雨,来得更猛烈些吧!”

    “哈哈哈!”

    ……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