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无双_ 56.第 56 章

时间:2021-03-11 16:42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梦溪石小说无双 56.第 56 章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四处招摇的夹竹桃精。

    崔不去原有要务在身, 与解剑府的差事井水不犯河水,但于阗使者被杀,玉胆失窃,他既然身在六工城, 又正好遇上, 不做点什么, 简直就不像他崔不去的为人了。

    于是他一面从凤霄那里打听线索,从中发现梅花冷香的关键,传递消息给乔仙和长孙菩提, 让他们专门去查这条线索,企图抢先找到玉胆,将这桩功劳归入左月局名下, 而凤霄就算将崔不去扣在身边, 也无论如何都不会想到, 他们光顾过的那间刚刚开业的五味坊, 居然就是左月局在六工城内的暗桩。

    另一方面,崔不去有意误导凤霄,让长孙隐藏在人群之中, 暗算温凉,又正好让凤霄发现拦下, 从而让凤霄他们误以为温凉的确是一个关键人物。

    出于合作的需要, 崔不去将来龙去脉简单提了一下, 不过自然不可能事无巨细据实相告, 仅仅是挑了一些他认为有必要的内容说。

    凤霄听罢, 叹了口气:“崔道长明明人就在我身边,须臾不离片刻,还能布局误导我查案,实在了不起啊!”

    坐在这狭小|逼仄阴暗兼且气味难闻的洞窟里,崔不去却难得心情不错,连嘴角也微微扬起。

    “你不是也已经猜到温凉只是一个幌子吗?”

    凤霄叹了口气:“若我没有猜错,佛耳此番,不是冲着我来的,而是冲着你来的。”

    阿波可汗有意向朝廷靠拢,即便不是投靠,也会有合作,突厥各部落之间互相防备,也互通有无,沙钵略可汗那边不可能一点风声都得不到,佛耳身为沙钵略座下第一高手,此时前来六工城,目的就很耐人寻味了。

    他对玉胆毫无兴趣,却一心想要置凤霄于死地,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他误以为凤霄来此,是代表朝廷与阿波可汗的使者谈判,他要阻拦这次密谈,自然要杀了凤霄。只要凤霄一死,自然可以震慑隋朝与突厥其它各部落,向他们展示沙钵略可汗的实力,也让人有所忌惮,不敢再轻举妄动。

    只不过他没想到,准备与阿波可汗使者密谈的,并非凤霄,而是崔不去。

    凤二府主行事高调张扬,反倒被当成了目标。

    崔不去道:“既然同为朝廷办事,冲你来跟冲我来有何不同?真要论起来,凤二府主还给我下了奈何香,令我受尽折磨,这笔账我又要怎么算?”

    凤霄无辜摊手:“你若一早表明身份,又怎会受这种折磨?”

    崔不去:“我若一早表明,你只会更加防备我,处处掣肘,我又怎么帮你查到那条关键线索?”

    两人大眼瞪小眼。

    过了片刻,凤霄终于道:“你想怎么合作?”

    崔不去:“这几日内,阿波派来的使者就会抵达六工城,你帮我继续牵制住佛耳,以及其他别有用心之人,别让他们坏了这次会谈。”

    凤霄:“可以。那你说的线索呢?”

    崔不去将乔仙等人循着线索找到秦氏的事情大略描述一遍,末了道:“秦妙语很可能是高句丽人,而且玉胆就在她身上。”

    凤霄:“如何得知?”

    崔不去:“她如果一开始就武功高强,很可能早在杀人时就已经逃脱了,没有必要继续潜伏在城内,我那手下二人联手,依旧让她给跑了,只能说她武功在短短时日内就大有长进,是以绝处逢生,放胆一搏。”

    凤霄:“天池玉胆。”

    崔不去点点头:“只有玉胆,才有这种传说中在短短十日内增进武功的效用。她现在有伤在身,势必不可能连夜出城,你明日回去之后调集人手全城搜捕,应该不难将人找出来。”

    凤霄沉吟道:“以她几日前的身手,断然不可能孤身杀了尉迟金乌一行。”

    崔不去:“但她又是一个人带着玉胆逃走的,说明她的同伴可能也在找寻她的下落,琳琅阁拍卖的那个玉胆,更有可能就是她的同伴有意放出来的,为的不是让我们上当,而是引出秦妙语。”

    凤霄接道:“然而秦妙语已经从玉胆发现了提升功力的秘密,自然知道自己手里才是真的,所以不会再上当。”

    二人一句接一句,竟将事情原委还原得七七八八。

    所以光找到秦妙语还不行,得将她的同伙一网打尽,才算彻底消弭后患。

    凤霄:“那个高宁呢,又是什么来历?”

    崔不去:“此人也许与此案无关,也许是有人不放心秦妙语与她的同伙,又派过来的第三人,你们若有意,不妨暗中调查一下。”

    “嗯。”凤霄话锋一转:“去去啊,奉命与阿波使者密谈,想必在左月局中地位不低吧?你既已知道我的身份,是否也该对我坦诚相告,毕竟咱们也不算外人了。”

    谁跟你不算外人?崔不去忍不住暗自冷笑,对凤二的脸皮叹为观止。

    但他面上仍旧一派淡定,故作思考片刻:“事到如今,我也不妨实话实说,其实我不姓崔,也不叫不去。”

    “哦?”凤霄语调微微上扬。

    崔不去:“我复姓长孙,名菩提,乃左月局副使。”

    城中某处,长孙菩提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眼下夜已深沉,周围万籁俱寂,家家户户都熄了烛火上床睡觉,被夹在中间的这座宅子,更是从头到尾半点声息也没有,乔仙与长孙菩提在拐角后面交换了一个眼神。

    长孙无声询问:你确定是在这里?

    乔仙不耐烦与他多说,直接身形一跃就上了屋顶。

    长孙在后面摇摇头,只得也紧随其后。

    二人悄无声息落在屋顶上,乔仙弯腰正欲揭起一块瓦片,手却被长孙按住。

    后者指指天上明月,乔仙恍然,立时停下动作。

    今夜月明星稀,如果屋内没点烛火,黑暗一片,头顶一点月光漏下,普通人也就罢了,武功高手马上就会被惊动。

    虽然乔仙并不觉得屋里有人,但自然小心为妙。

    长孙菩提四下张望,跳下屋顶,在外面走了一圈,忽然又跃上来,乔仙不知他想做什么,就见对方弯腰往外跃起,一个倒挂金钩,双脚直接倒挂在屋顶上,半点没弄出声响。

    乔仙下去一看,才发现下面正好有一扇窗户破了个口子,旁边又有根柱子在,可以遮挡长孙身形的同时,又让他得以看清屋内的景象。

    有人吗?

    乔仙隐藏在树下,向他打着手势。

    长孙无声观察片刻,居然给了她一个出乎意料的答案:有人。

    乔仙凛然。

    一墙之隔,对方能让他们在外头察觉不出自己的存在,说明必定是个善于敛声屏气的内家高手。

    不好对付。

    难道对方已经察觉他们的到来,早有准备?

    就在这时,屋后传来一声响动。

    极细微,却瞒不过乔仙他们的耳朵。

    自然也瞒不过屋内的人。

    “来都来了,还鬼鬼祟祟作甚?”

    屋内女子轻哼,虽则不掩愠怒,尾音却依旧娇俏妩媚,令人不由遐想对方面容。

    乔仙与长孙对望一眼,不约而同将身形又往黑暗处隐藏,都决定让那露馅的第三人来背锅。

    “出来!”屋内女子等不到回音,又娇喝一声,语气冷凝顿如利箭。

    屋后微有响动,一道黑影跃出,砰然破窗而入,与屋内女子交起手。

    乔仙竖起耳朵仔细聆听,距离有些远,她只能隐约听出屋内女子用的是鞭子一类的武器,另外一人则是剑,剑器铮然作响,饱含杀气,招招欲置女子于死地,女子虽然一时半会占不了上风,却每每能化险为夷。

    不过这种情况应该持续不了多久,如无意外,女子耐性耗尽,功力减损之际,就是对方趁虚而入,一招毙命之时。

    乔仙和长孙当然不能让那位妙娘子死,毕竟他们还要从对方身上问出案子的线索,当下二人不再犹豫,几乎同时出手,冲向屋内。

    此时女子跟蒙面黑衣人正是生死搏斗之际,乔仙这才发现前者手里拿的不是鞭子,而是自己的腰带,白色腰带也不知是什么料子所制,柔软之中又十足坚韧,竟连剑气也割不破,那黑衣人练的是杀人手法,招招都将自己空门大开,不顾生死只为取对方性命,若非得了兵器之利,那女子眼下恐怕已经招架不住。

    在乔仙与长孙冲进来之际,女子面色微微一变,只当又来了两个敌人,心神出现空隙,当即就被黑衣人一剑迫至眉间,乔仙与长孙自然不会袖手,长孙捏住一颗佛珠弹向黑衣人太阳穴,乔仙则抽剑斩向黑衣人手腕。

    谁知对方居然不顾自己姓名之危,攻势一往无前,一心只为杀死妙娘子。

    当此千钧一发之时,妙娘子往后折腰,足尖抬起,以一个几乎不可能的姿势从原地旋开,生生避开半寸要害,令黑衣人的剑从她鬓间划过。

    剑气所到之处,青丝落纷纷,妙娘子只觉头皮刺痛,伸手一摸,不由面露骇然。

    因为方才那一剑,将她鬓间那一片头发都削断了不说,竟连头皮也都被刺伤流血了,如果刚才她仗着有两个人帮自己,就没有奋力一搏,估计现在连尸体都凉了。

    黑衣人一击不成,看见在场又多了两人阻拦,不由眼露愤恨,一招更比一招凌厉,长孙的佛珠一颗接一颗弹出,不偏不倚正好落在对方剑气的空隙,让对方进退不得,更近不了妙娘子的身。

    乔仙生怕妙娘子借机跑了,独留长孙对付黑衣人,自己则抓向妙娘子,想要将她擒住。

    此时妙娘子开口说了句话,语气颇为严厉。

    但乔仙听不懂,动作便没有停下。

    妙娘子面露诧异,转眼又换作汉话:“你们是何人!”

    乔仙:“能让你脱险的人,若不想死,就跟我们回去。”

    妙娘子哼笑:“想让我死的人很多,可我依旧活到现在!”

    说话间,长孙不想再与对方磨下去,直接伸手摸出一截短杵,手腕一动,一寸大小的短杵随即伸至两尺多长,朝黑衣人当胸刺去,黑衣人想也不想横剑在前,谁知长孙这一刺,蕴含深厚内力,势不可挡,他的剑非但没能拦住,反倒断为两截,身体随之受到重击。

    长孙菩提本想抓个活口,看是哪一方的人想要取这妙娘子的性命,谁知蒙面杀手见今夜任务失败,不等长孙阻拦,直接咬破口中毒|药,当即倒毙身亡。

    乔仙对妙娘子道:“此人身手如何,你也看见了,云海十三楼,绝不止这一个高手,没了这个,还会有第二个,但我们能保全你的性命。”

    妙娘子美目闪烁:“你们是谁?我凭什么相信?”

    乔仙:“就凭这个。”

    她从袖中摸出一块令牌,妙娘子仔细一看,发现上面写了四个字,开皇左月。

    令牌似金非金,一看即为贵重之物。

    乔仙:“我等乃大隋天子治下左月局一员,位同六部官员,不管你身处何等险境,只要入了左月局,总能保你平安无事。”

    妙娘子狐疑道:“我只听说当今天子命解剑府中人前来查案,左月局倒是闻所未闻”

    乔仙:“解剑府乃天子所设,左月局乃天后所设,如今朝中二圣并立,这你总该听过吧?”

    妙娘子见她耐心说服自己,知道对方不是嗜杀之人,一下子放松下来,手指绕着头发,轻松笑道:“但我得罪之人,是你们惹都惹不起的。”

    乔仙:“左月局正使位同刑部尚书,如今他也在这六工城内,你若肯配合我们,找到天池玉胆的下落,就算你杀了于阗使者,我们正使也能保你性命无忧,从此远走高飞。照我看,你选择相信我们,总好过继续被追杀,朝不保夕。”

    妙娘子眨了眨眼,她那半边头皮的血虽然已经止住,但伤口看上去依旧狰狞,只是人实在生得美貌,竟能让人忽略这样的瑕疵,并不觉得违和。

    “如此说来,你们已经知道我与尉迟的关系了?”

    尉迟?尉迟金乌?那个已经死了的于阗使者?

    乔仙跟长孙菩提对视一眼,两人的思路飞速运转起来,面上却仍不动声色。

    “不错,我们早已查到了。”

    妙娘子:“那好吧,我告诉你们便是,杀害于阗使者的凶手,其实跟抢走玉胆的,是同一个人,他现在就在本城。”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