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族长压力大_ 第一百九十四章 梅晟回来了

时间:2021-01-24 13:49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雁九小说族长压力大 第一百九十四章 梅晟回来了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什么叫“无妄之灾”?这就叫“无妄之灾”!

    之前背地里暗搓搓等着看热闹的村民,这回都忍不住一个一个骂娘。

    人心就是这样奇怪,之前桂家发话要打几眼田井,大家心里高兴是高兴,背后里说起少不得提几句桂重阳好糊弄、是“败家子儿”之类的,然后就是自己的小心机小算计。

    每家佃田都在固定位置,在田井打在自家这边,还是别人家那边,用起来可不相同。为了这个,私下里也有一番扯皮。

    无奈打井要随着水脉走,没有说随意指个地方就往下挖井的道理。

    这水脉探出来,有的人家欢喜,有的人家懊恼,提及用工时就有些想着推脱,想要借此拿娇好将用水的条件提前提一提,以后好名正言顺地用水,却不想桂家直接说了给工钱,一天三十文钱,立时大家都热闹起来,抢了报名,心里少不得又笑话桂家一把,到底是泥腿子出身,没谁家地主让佃农干活还给钱的,这不是“败家子儿”是什么?

    如今,桂家不当“败家子儿”了!

    桂重阳露了脾气,也露了靠山,没有人敢去桂家扯皮,少不得将梅家给恨上。

    要是梅家不招惹桂家,桂家能这样迁怒村民?桂重阳待人素来和气,散财童子似的,要不是被逼得急了,能停了打井的事?

    *

    桂重阳恢复村塾上课的日子,小学生们见他不免拘谨几分,比当初对杜七的畏惧更甚。

    杜七是有个里正老爹,自己胖乎乎和气模样;桂重阳却是能自己认识县太爷,挨欺负了就能直接告官。

    除了杨武与梅小八、杜七态度如常,其他人都恨不得避开桂重阳走。倒不是说杜七与桂重阳恢复往来,而是杜七已经苦读,不与其他人往来,这其中也包括桂重阳三人。

    桂重阳之前在桂二爷爷家说的话,杜七亲眼所见、亲耳所闻,心中也觉得桂重阳之前脾气太好了,才使得村民蹬鼻子上脸,以后有点脾气是好事。

    可是牵扯到官府,也让杜七紧迫起来。

    这次桂重阳收拾的是梅家,梅家毫无回手之力;下次要是收拾杜家,杜家能怎么办?杜家除了比梅家多几亩地,其他还有什么?

    杜七也怕了,并不是怕桂重阳盯上桂家,而是担心老爹那里已经放不下芥蒂,还要继续算计桂家。

    就是梅童生这里,每每看着桂重阳也是心中后怕,不敢再行刁难之事。无知者无畏,像梅童生这样一知半解的,就容易自己吓自己。

    桂重阳入村塾,本是为了通过同学熟悉各家村民的,现在看来却没有意义。他不可能做个寻常村民,每年守着二亩地,看杜里正的脸色过活。

    桂重阳心中叹气,有了决断,倒是不着急立时退学。

    村塾腊月初八开始放年假,只剩下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到时候直接退学就是,也是有始有终。

    桂重阳没有退学,梅五、梅七却退学了。

    因为梅家的事,连累了村民三十多户佃户没了新井,大家就差堵着梅家门口骂了。上行下效,长辈如此,小一辈的学生们在村塾里少不得也看梅五、梅七不顺眼。

    能够上村塾的孩子,最小也七、八岁,大的十几岁了,没有真正不懂事的稚童。

    之前桂重阳放下身段,小学生们或许还有敢挑剔刻薄两句的;如今桂重阳端起来,众人畏惧之余,也生出巴结讨好之心。

    孩子们的世界更简单纯粹,梅家与桂家有仇,巴结桂重阳收拾梅家人就是。

    梅小八不算梅家人,没有人敢动;梅小九与梅小八关系不错,村老的孙子,又是班首也没有人动;那能动的就只有梅五、梅七兄弟两个了。

    这兄弟两个也是善茬,有人欺负上来,也不忍着。

    两下里怼上,打架斗殴,就到了叫家长的地步。

    小学生们这才想起来,这里是村塾,是梅家先人创办的,如今的先生也是梅家人,不免都提心吊胆,后悔起来。

    不想,这次梅童生却是“帮理不帮亲”,没有偏着梅五、梅七不说,反而直接停了兄弟两个的课,让兄弟两个回家“反省”。

    梅平又惊又怒,晓得梅童生这是为那十亩地借题发挥,却也没有办法,只有带了两个孙子回去。

    一场闹剧,并不在桂重阳眼中。

    他倒是平和下来,没有了之前的焦躁,有闲情逸致看山看水看人,有了不少感悟倒是越发有长兄做派,随口指点梅小八几句人情道理,都让梅小八受益匪浅。

    桂家拒绝了梅家的私下和解,梅家或许就要打梅小八的主意,总不能让梅小八浑浑噩噩再被糊弄一回。

    这回,桂重阳却是小看了梅家。

    梅家毕竟还有梅安这个明白人在,晓得这官司无论如何都要打的,再去将梅小八拉扯进来只会让桂家跟着迁怒梅小八,徒劳无益。

    要是梅家与桂家势均力敌,少不得撕破脸,不死不休;可两家不是一个分量,有个梅小八在中间调和,对梅家也是好事。

    梅平心里虽怨桂家无情,可到底心疼孙子,倒是老实下来。可到底被抓的是亲儿子、亲儿媳,凑了二、三十两银子送到县衙打点,却是连人也没有见到,只晓得县太爷很生气,要严惩治下“刁民”。

    数日功夫,梅平老了好几岁,真生出了卖地的心思。

    之前凑那二、三十两银子,老两口将家里的积蓄都拿出来,能借的人家也都借遍,可送到衙门里连个水花都没有。

    等到初十开审,谁晓得会是什么判处,总要预备些银子疏通。

    可是卖给别人家,梅平还舍不得,犹豫了一番,去了次子梅青木家。

    梅青木能干还有手艺,秋氏素来节俭,这夫妻两人手上应该有些积蓄。

    站在次子家门口,梅平也一阵憋闷。

    别人家是兄弟齐心、其利断金,这家这老二却是被婆娘辖制住,这些天除了第一天露了一面,就再也没有去过。自己之前张罗借钱,老二家的也是嘴里嘴里花里胡哨的,实际上就拿出来一百钱出来。

    可是再没有出息,那也是亲儿子。

    梅平忍了憋闷,扣门,扬声道:“老二、老二!”

    出来的却不是梅青木,而是挺着大肚子的秋氏。

    秋氏带了三分笑出来,却没有开门的意思,只道:“公公,他爹不在,去大兴做工去了!”

    梅平闻言一愣,皱眉道:“什么时候去的?多暂回来?”

    今天已经初八,后天就是衙门开堂的日子,梅青木作为梅青树的亲兄弟,这个时候走了?

    “今天早上走的,腊八前回来!”秋氏脆生生道。

    梅平脸色带了怒色儿,这是诚心躲出去了?

    老人家这回是真伤心了,看了秋氏一眼,转身走了。

    秋氏瞥了瞥嘴,转身回了屋子。

    屋子里,梅青木坐立不安,带了嗔怪道:“作甚扯谎骗爹?”

    秋氏也没有了往日柔顺,坐在炕沿上摸着肚子道:“不骗能怎么办?公公肯定是来要钱的,家里就那几两积蓄,给出去,家里喝西北风去?”

    梅青木蹲在地上,露出痛苦之色:“那也不能眼睁睁看着大哥吃官司啊?”

    秋氏苦口婆心到:“奴也不是白拦着你,只是爹糊涂了,你可不能糊涂。这银子咱们该花还是得花,却是不能往衙门里打水漂。等大哥官司判了,说不得两个侄子还得你这个亲叔叔看顾呢,还有二老的养老,说不得也要落到咱们身上,这钱咱们得花在刀刃上!”

    梅青木素来是个脑袋笨的,只觉得妻子说的有道理,立时带了感激道:“你真愿意接了爹娘一起过?”

    秋氏嗔怪地瞪一眼道:“难道你心里,奴就是那不孝的儿媳妇!”

    要说谁盼着梅青树输了官司,除了桂家人之外,还有秋氏这个梅家人。

    在她看来,梅青树两口子彻底出不来才好,那样长房那几十亩地说不得就落到自己口袋里,至于已经快成丁的梅五、梅七兄弟,正好做个劳动力。

    除了那几十亩地的打算之外,还有通过这官司,桂家与梅家两家彻底翻脸,以后梅家也不会再有人还向梅家小八说话,说不得还会因他长在桂家迁怒于他,那也是秋氏巴不得看到的。

    只是这一番打算,秋氏不能述之于口,说不得就拿好话糊弄丈夫,却是糊弄个正着,不由地暗暗得意。

    梅平是真的伤心了,却没有回家,直接去了大哥家,说了卖地的事。

    如今买地难,十亩中田,可遇不可求。

    梅安不是不动心,可到底是亲兄弟,不愿意趁火打劫,却也明白自己这老兄弟也是没有法子了,犹豫再三,做主道:“卖地就算了,拿这地质押,我凑七十两银子给你,什么时候你还上了,再将地收回去!”

    并不是有意压价,而是之前梅平往衙门打点那二、三十两银子中,就有从梅安这里借去的十两银子。

    现下中田的地价八、九两,眼下毕竟是质押,梅安这边拿出八十两已经是极厚道。

    梅平看着老哥哥,红了眼圈。

    这个时候,说“谢”是外道了。

    就在老哥俩相对无言时,就听到院子里传来说话声:“安爷爷在家么?小子梅晟过来请安……”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