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八十年代的麻辣军嫂[重生]_ 61.第 61 章

时间:2021-01-13 19:16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骰玲珑小说八十年代的麻辣军嫂[重生] 61.第 61 章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一秒记住【爱♂尚★小△说§网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此为防盗章, 本文采用晋江防盗:防盗比例40%防盗时间一天半;  但是姚丽君的事情并没有结束, 并且此人一度成为沈喜梅的心魔。

    姚丽君以全县第二名的成绩考上了重点大学,毕业后如愿留在城里工作,嫁入了她心心念念的高级知识分子家庭。

    却并没有从此过上幸福快乐的日子, 据说怀有五个月身孕的时候被家暴, 孩子没保住自己的命也差点没有捡回来, 失婚失业的姚丽君回到农村老家养身子,那一年正好爆发了沈喜梅杀人事件。

    出于一种你过得比我更凄惨, 我就开心的心里,姚丽君自然不会错过沈喜梅走入人生绝境的场景,但是她并没有见到沈喜梅生不如死的场面, 却见证了顾长军对沈喜梅如何的情深意重, 不离不弃。

    顾长军丝毫没有为了仕途而离婚的打算, 铮铮铁骨的军人为了保沈喜梅到处奔走弯腰求人,甚至不惜顶撞顾家两老, 这样铁血柔情的顾长军让姚丽君魔怔了。

    她疯狂的后悔, 那个对妻子情深意重的顾长军本来应该是她的丈夫啊。

    沈喜梅最终判了十三年有期徒刑,姚丽君养好身子去了西北, 她是大学生,很快就找到一份体面的工作, 开始拼命寻找机会想出现在顾长军的视线里。

    顾长军担心沈喜梅在狱中遭罪, 每次休假都不远千里来探监, 但是等他离开后, 沈喜梅面对的一定是姚丽君那张癫狂偏执的脸。

    哪怕出狱后, 沈喜梅被顾长军接到军营里,也时常被阴魂不散的姚丽君找到,她就像是恐怖的背后灵,缠着她不放,一直到顾长军身死,姚丽君才从她的生活中消失。

    如果说朱茂华是沈喜梅噩梦的根源,那么姚丽君就是她自卑惶恐胆怯的源头。

    她时时提醒自己,顾长军仕途重重受阻都是她造成的,她不应该这么自私的绑着顾长军,让他如折翼的雄鹰,无法展翅高飞。

    沈喜梅手上用力的搓洗着衣服,脑子里却翻腾着那几年监狱里最难熬的场景。

    她突然身负神力,又有顾长军时时打点,在监狱里认真改造学习,并没有受到磋磨,但是定期出现的姚丽君像一个能说会道的心理师,轻而易举击溃了她被顾长军建筑起来的心里防线。

    内疚、羞愧、自卑总是充斥着她的精神世界,又怕顾长军知道会担心,他可不是普通的边防战士,是需要经常出比较危险的任务,作战的时候可分心不得,所以她从来不敢在顾长军面前表现出来,一度濒临崩溃……

    沉浸在那些回忆里,沈喜梅手上的劲不由使得越来越大,突然边上边上传来惊呼声:“天哪!喜妹姐,你那是使了多大的力啊,青石板都被你捶断了?!”

    沈喜梅恍惚的看了一眼,果然,她前面的青石板断裂了,前头一截往水里沉去,衣服也飘进河里,沈喜梅忙用捶头将衣服跳起来挑上来,然后人后退,站到岸上去。

    见几个小姑娘震惊的眼光,沈喜梅忙解释道:“哪里是我捶的,肯定是用的久了,早就受损要断的。”

    这解释很合理,大家很自然就相信了,边上一个姑娘喊道:“喜妹,到我这里来,这儿还有位置。”

    沈喜梅闻声看过去,那个位置正好在姚丽君和那个喊话的姑娘中间,浅笑一下,随手提起剩下的脏衣服走过去,现在的她是人见人爱的一枝花,根本用不着怕这个人。

    沈喜梅一边放下提桶一边笑着问边上那个还没有想起名字的女孩:“你怎么也这么晚啊?”其他姑娘都差不多要洗完了,也就这位姑娘和她还有一大堆的脏衣服。

    “嘻嘻,这不是我妹放暑假了吗,中午饭她烧,所以我一点也不急。你呢,现在身体好了?”

    “恩,只是吓到了,前两天没什么精神,现在一点事也没有。”

    “那我们待会一块回去。”

    “好啊,不过我得回去烧饭,得快点。”

    “也是,谁让你姐姐嫁的早,你们沈家都是男孩子,都没人能帮你分摊家里活……”

    闷不吭声的姚丽君突然将衣服在青石板上使劲摔起来,甩了沈喜梅一身水。

    可能是一山不容二虎,姚丽君一向对压她一头的自己看不顺眼,但是沈喜梅觉得她没必要同她较真,小家子气性,别人可都看的明摆着呢。

    沈喜梅转过身看向姚丽君,亲切的说:“你家没有锤头(农村洗衣服时捶衣服的工具,因为力的反作用震手,不能直接用现成的木棍,而是木匠削成趁手的造型,做家具时顺带着做的,农村人家哪里时常做家具,一般是新媳妇的木制嫁妆,沈喜梅手上的就是前年她大嫂的陪嫁,而没有的人家直接将衣服在石板或是洗衣板上摔打也是一样的),我的借你用吧!”

    别人都觉得沈喜梅是好心,但是在姚丽君看来,对方就是讽刺她家穷,语气不好的拒绝道:“用不上,我自己甩。”

    “那能不能请你将水拧干一点,我衣服都被你甩湿了。”沈喜梅一脸无辜的说道。

    姚丽君却像没听到似得,继续将衣服甩的啪啪响。

    有人帮着声讨道:“姚丽君,你太过分了,我这都有水了。喜妹好心好意借你用,你自己不用甩脸色给谁看?”沈喜梅忙打岔:“算了,恩,丽君也不是有心的,我给你挡着点!”还是没能想起这女孩叫什么名字,红霞还是明燕来着?

    姚丽君动作粗鲁的将衣服在水里摆摆漂干净,扔进铁桶里,提着气鼓鼓的走了。

    边上的女孩朝走远的姚丽君做个鬼脸:“切,惯得你,喜妹,你就是这么好性子,对这种人干嘛好声好气的?”

    沈喜梅:恩,好性子人设不能崩!

    “没有啊,丽君人挺好的呀,今天可能心情不好吧。不过,她今天怎么没有上工?”姚丽君是家里的长女,下面弟妹还年幼,可以帮忙干家务活,所以只要放假姚丽君得一天不落的上生产队挣工分,老能干了,基本上一天能拿拿到十个工分,在这几个生产队,除了沈家几个青壮年的女性,少有拿十个工分的女性,所以姚丽君在这一带也是很出名的。

    “她家里想让她养养,养白了,好卖钱呢!”不知道是叫红霞还是明燕的女孩一脸鄙视的说道。

    “程媛媛,你留点口德,人家的事,你管那么多干嘛?”一个肤色特黑的女孩吼道。

    沈喜梅总算知道这个不知道是叫红霞还是明燕的女孩原来叫程媛媛,顺带也想起那个肤色黑的叫程婷婷,她们俩好像是堂姐妹来着。

    关系很不好的堂姐妹,两家妈妈是村里出名闹腾的妯娌,隔三差五掐架。

    程婷婷是堂姐,长得还蛮实,沈喜梅和程媛媛识相的不再开口,两人相视一笑,小女孩的情谊由此建立。

    其她人陆陆续续洗好走了,沈喜梅手上麻利,衣服洗得又快又干净,自己的洗完了还顺带着帮程媛媛洗了两件衬衫,两人才一起有说有笑的往回走。

    “你那桶里那么满,是不是很沉啊,我忙你一提提着吧。”程媛媛真诚的说道。她只有一桶衣服,而沈喜梅两桶还是塞得满满的,不过为什么对方看起来提着很轻松啊?

    沈喜梅见程媛媛有些不解的眼神,不由叫糟。前几天生病了,她奶和大嫂只练了几件紧要穿的洗了,她这桶里积累了不少衣服,按理,她是提不动的。

    沈喜梅忙做出有些吃力的样子,嘴上却拒绝道:“没事,我拧水时拧的特别干净,不是很重。再说我家离得近,很快就到了,不像你还要拎好长的路呢。”开玩笑,要是让对方知道这桶那么重,不得更怀疑她。

    听了沈喜梅的话,程媛媛也没有再坚持,她自己的的确蛮重的,多了拎不动。

    两人非常和谐的走进村里,很快到了沈家那排房子的路口,沈喜梅正准备说再见,程媛媛却放下东西跑过来,凑到沈喜梅耳边神秘兮兮说:“我和你好才告诉你,那个姚丽君就不是个好的,前两天我看见她去了石家,最后是石爱国送她出来的,她出来的时候眼都是红的。我看她十有八九是看上石爱国了,想撬你墙角,却被石爱国拒绝了,你可上点心吧,记得防着她。”

    在菜园子摘菜的石芸榴以及满手鸭毛的石紫燕婆媳俩听到响动赶到堂屋只看见刘婆子奔跑的身影。

    “咋回事?你小姑要生了?这才八个月吧?”

    石紫燕摇摇头,她听得也不清楚:“恍惚说是摔了。”

    石芸榴看看后园:“你在家忙你的吧,我去看看,你奶怕是把康康抱去了。”

    杨小红也才六十岁,农村老太太,年轻时没少下地,身强体健,加上自己的心肝出了事,那是脚下生风,沈喜梅抱着沈永康只能加快步伐跟着,这要是在把她奶也摔了,今天中饭谁都别想吃了。

    两人首先赶到刘家,除了瘫软在沈喜乐边上的刘红军也就还有几个隔壁邻居的孩子,都一筹莫展的围在呻吟着的沈喜乐身边。

    沈喜梅一看,好家伙,居然是趴着在地上的,虽然通体身材都很肥硕,但是那个球依然突出很多。

    “赶紧给她翻个身呢!”

    “翻不动!”

    “太沉了,刚刚翻到一半又趴下去了!”

    沈喜梅:……

    杨小红就差躺在地上去嚎了,这肚子的三个孩子该糟了多大罪。

    沈喜梅将沈永康放在边上,蹲在沈喜乐身边:“小姑,你自己使点劲,我将你先侧翻过来。”

    刘红军一边说:“先别动,她只喊疼,使不上劲……”

    说话间,沈喜梅已经将沈喜梅推翻过来,好歹让她侧躺着,不再压着肚子。

    刘红军:……

    其实沈喜梅完全能将沈喜乐抱起来放到床上去,想想还是算了,翻身可以说是沈喜乐使了劲,她要真把人抱起来,怕是吓坏一群人,反正她爸爸们应该快到了。

    果然沈来福、沈新磊、沈新全、沈平都赶到了,大家一合计还是打算将人先弄到床上去,几个人使劲,总算将沈喜乐搀扶起来,对方却径直喊着疼,一步不挪。

    沈来福只得和刚刚赶到的沈来旺一人搀一边,半拖半抱的将人弄回房里。

    看着一躺下铺满整张床的沈喜乐,沈来福脸憋的黑红黑红的,直想骂娘了,他抱着百来斤大米走几里路都没这么费事,这死丫头到底是咋吃的,能把自己吃得比生产队上的肉猪还沉!

    “还傻站着干啥,赶紧上马德家去请你马婶婶过来!”见刘红军还傻不楞的站在那里,沈来福气不打一处来。

    石芸榴到时见大家都在往房外走,扫了眼沈喜梅,她抱着沈永康一直站在堂屋,两个儿子也在堂屋候着,点点头道:“我在这里就行了,你们三个带着康康回去。”农村妇人生孩子还是有忌讳的,他们几个还是孩子,自然不能见了这样的场面。

    沈喜梅听了这话就迈开步子往外走,沈喜乐生孩子还真没她什么事,家里还有一摊子食材等着她回去处理呢,再说,今天可是沈喜桃回门的日子。

    别说她和沈喜乐有隙,就是没有,那也是沈喜桃更亲厚。

    家里,石紫燕心不在焉的拔着鸭毛,想着要不要去看看:她儿子才一岁,走路还不稳当,那边兵荒马乱的也不知道有没有人看着。

    哪想才到门口,就见沈喜梅抱着孩子往家里跑。

    石紫燕忙走上前,将沈永康接过来:“怎么跑起来了?”

    “我姐快到了,我看见大哥的自行车了。三哥,赶紧的将炮拿出来。”外孙第一次到姥姥家,要放鞭炮喜庆一番。

    沈新磊跑去拿鞭炮、沈新全去锅屋拿火柴,姑嫂两个抱着孩子伸头朝外望着,果然很快看见路南头出现沈新华骑车的身影,前面车档上小男孩是沈喜桃的大儿子,沈喜桃抱着满月的小儿子坐在后面,至于张丰年,应该在后面跑着。

    炮竹声中,沈喜桃捂着小儿子的耳朵快步走进娘家大门,沈喜梅见对方虽然身材消瘦,但是精神状态还可以,眼中神采犹在,不是当年那副暮色沉沉的样子,心中又是酸涩又是欣慰。

    一行人拥着沈喜桃进了沈喜梅的房间,家里两间堂屋,四间厢房,沈来福夫妇和沈新华夫妇各一间,剩下的一间沈喜梅住着,而沈新磊和沈新全哥俩住在南边剩下的那间厢房里。

    家里的打算是等沈兴全结婚时,将沈喜梅的房间隔成两个小单间,沈新磊和沈喜梅一人一间,而沈新磊结婚时,想必沈喜梅已经出嫁了,到时就将那间厢房中间的墙拆了就行。

    石芸榴说留沈喜桃在家多住一段时间,就是打算安在沈喜梅房里住着,反正她房里床大,沈喜梅也自告奋勇的说,她晚上负责带小宝,让沈喜桃卸下担子好好休息。

    沈喜桃将睡着的孩子放在床上,回头打量着站成一片的弟弟妹妹们。

    虽然只隔着一个生产队,但是她已经大半年没有回来过了,更是出嫁后就没在娘家睡过了,昨天沈母反复说了,让她带好两个孩子的东西,在娘家住上一两个月。

    上一次过满月,家里正在盖房子,加上婆婆有吩咐,是一晚都没住成。这一次虽然不奢望住一两个月,三五天还是硬着头皮打算住下的。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